当前位置: 首页 > 茶花文化 > 文学艺术
神仙般的茶花
来源:发表日期:2015-11-07
字体大小:   
TOP】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记得小时候,善于种花的舅公带来种在方形紫砂盆内、正在开花的粉红复瓣山茶一株,从那时起,茶花美丽的风姿,就在我的头脑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舅公爱花,但他似乎更爱与人分享赏花的快乐,常常把自己种的含苞欲放的盆花送来,给我爱花但不会种花的祖父欣赏。

茶花谢后,祖父出于好意,想给它施些肥——那时刚有化肥,而且效用被吹得很神奇,祖父也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小袋尿素,就兑了一些在一只小塑料杯中,给这盆茶花灌了下去。

没想到,他把尿素兑得太浓了,害怕重肥的茶花不久就给“烧”死了。

惋惜之余,山茶也给我留下了“难种”的印象。所以,在我自己开始种花之后,有好几年我都不敢种茶花。

后来有一次路过花鸟市场,看见一株山茶开出了一朵惊人的大白花;还有一株,开出的是淡黄色托桂型的花,周围是一圈大花瓣,中间是一簇细细的小花瓣,花形奇丽可爱。我不禁为它们的美丽所打动,终于鼓起勇气把它们买回家。
有一年冬天,我注意到那株淡黄色茶花的花苞长得特别慢,心里有些急,就给它施肥施多了点。没多久,这株茶花就显出萎靡不振的样子——叶片扭曲下垂,我赶快停了手。幸运的是它没死。但等到它开出花来,许多花的花瓣都枯焦了——给肥烧坏了。这就是心急的结果。

因此,山茶所要求种花人的,是要掌握好“度”与有耐心。而度与耐心,几乎是做好任何事都需要的。所以,养山茶其实也是一种自我训练,或者可以称之为养心。

明王象晋在《群芳谱》中写道:“山茶,一名曼陀罗树。”而在《阿弥陀经》中,世尊在说到西方极乐世界时,有“昼夜六时,雨天曼陀罗花”的描述。于是,山茶就与佛教发生了关系。

茶花是否即为佛经中所说的曼陀罗花,实在无从考证,但这种说法肯定起源很早。苏轼在《和子由柳湖久涸忽有水开元寺山茶旧无花今岁盛开》一诗中就有“久陪方丈曼陀雨,羞对先生苜蓿盘”之句,用的就是《阿弥陀经》里的这个典故,可见宋时就有茶花即为曼陀罗花的说法了。

而李渔在《闲情偶寄》中写到山茶花时又说:“此花也者,具松柏之骨,挟桃李之姿,历春夏秋冬如一日,殆草木而神仙者乎?”

李渔说得确实不错。山茶终年常绿,经冬不凋,而且又特别长寿,中国的道家又以之为长生的象征,道教的宫观中自古即喜植山茶花。崂山太清宫中至今仍有六株山茶古树,其中树龄最长的一株据说为张三丰手植。明崇祯年间御史黄宗昌所撰《崂山志》载:“永乐年间张三丰者,尝自青州云门来于崂山下居之。邑中初无耐冬花,三丰自海岛携出一本,植于庭前。虽隆冬严寒,叶色愈翠。正月即花,蕃艳可爱。”这里所说的耐冬,即为山茶的别名。

也许,经常与花而神仙者相对,自己也能悟到长生之理吧?爱花的舅公,以九十八高龄而终。爱花、种花,焉知不是他长寿的原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