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茶花文化 > 文学艺术
种茶花记
来源:发表日期:2015-11-07
字体大小:   
TOP】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茶花也称山茶花,云南“八大名花”之一。

我与茶花最早文字接触是上世纪60年代,那是郭沫若到云南时写的一组咏茶花诗句中的两句“艳说茶花是省花,今来始见满城霞”刊发于上世纪60年代的《诗刊》。40多年过去了仍记得一字不差。后来我看过许多诗人咏茶花的诗,李白、司空图、贯休、韦应物、柳宗元、温庭筠、陆游、苏轼、辛弃疾等,但印象最深的还是“郭诗”,这就是所谓“先入为主”吧!当然也是时代使然。那时郭沫若很红,而其他诗人的诗看不到。

通过花灯,我也接触到了茶花。花灯歌舞《十大姐》:“山茶那个花来嘛山茶花,十呀个大姐采山茶,花篮那个歇在山坡上,唱呀个山歌转回家,小呀哥我说给你,唱呀个山歌转回家。”还有《山茶颂》:“红山茶来么红山茶尼,河头香到么河尾巴。云南百花么头一朵,隔山隔海么想着她哟哎。”刊在我珍藏的上世纪60年代出版的云南花灯歌本上。以花拟人,借花喻情,让情窦初开的小小少年充满许多美丽而忧伤的怀想。

云南人对茶花大多不陌生,尤其我的家乡通海。县文化馆和秀山上的寺庙里就有不少茶花,有的还属古树名木。秀山三元宫的茶花还有神奇传说叫“宝花玩月”,旧时通海“八景”之一。“此茶花旧在三元宫前,弘治初年贡入御苑,其花不开,仍发回本观,花复开。落时瓣皆仰而不俯,月夜姿妍,为土酋所伐,至今花信不复传矣。”土酋?可能是土贼的意思吧?

云南是茶花发祥地之一,藉地利之便,云南人种茶花有很长历史,与生俱来喜爱茶花。据说宁安市某寺有一株古茶树品种上佳,过去办在里面的学堂每年教员的部分薪酬靠售该茶树的花苗就能解决,传为佳话。滇南一些地方的人们把茶花当礼物相互赠予,有的人家甚至还当作女儿嫁妆。是啊,哪家父母不想让自己的女儿有个好归宿?日子像茶花一样红红火火。

在我的记忆中,通海人种茶花一般三五盆,多者二三十盆。一些种茶花的高手还受到人们敬重,每年冬春之交换盆或嫁接时,会被请去指教或亲自动手,他们种的茶花还会被昆明等地的公园购走获得经济收入。

从小生活在这样一种氛围里,爱上茶花是必然的。茶花是我少年时最喜欢的花。周末或课余上山挑柴、拾菌子,山上开得最抢眼的就数野山茶。野山茶的花只有核桃大小,没有园艺品种大;花色淡红或粉红居多,也没有园艺品种丰富,更没有园艺品种娇艳,但她们有着难得的清新和野趣。春节前后,山里人会摘一些半开不开或带小骨朵的野山茶花枝到城里买,价钱不贵,两三角钱一小把。我父母都喜欢花,碰到会买一两把插到家里祖传的碎瓷花瓶或时新的玻璃花瓶里,为简陋的家增添一些明媚和生动。

前几年茶花市场大红大紫、好品种一株难求,我的发小徐先生是玩盆景高手,认识种茶花的朋友,他要了一株送我,两尺多高,拇指粗细。那时住单元房只能放阳台,可能是我太宠她,三天两头地施肥,虽然也懂薄肥勤施,但茶花毕竟不太耐肥,没多久就生生给爱死了。

我有幸看到过一株最著名的山茶。1995年,我出席楚雄市文代会,游览紫溪山,那里的茶花箐有成片野生山茶科植物,是世界上少有的山茶科植物物种基因库,也是迄今发现人工栽培古茶花树最多的地方,有百年以上的古茶花树超百株。其中一株古山茶胸径近1米,树高达10米,一树花开红、白二色,为天下茶花树一大奇观。经专家考证该树龄660年以上,是世界最古老的茶树之一,历来为文人墨客所赞颂。世界著名的茶花专家说:“这棵茶花把人类栽培茶花的历史提前了。”我的意识没跟着提前,那时古茶花树旁住着一户农家,房檐下几个小盆秧着茶花苗,如果开口应该能买到,但竟然没开口。

几年前,有了种花的场地,我决定好好种茶花,买来童子面、松子鳞、玛瑙等茶花,还专程到号称“云南山茶花第一村”的宜良万家凹买来30多株恨天高、朱砂紫袍、大理鹤顶红等云南茶花中的名品佳种。

几年下来我发觉要种好茶花不容易。如场地选择,虽说“阴茶花,阳牡丹,半阴半阳四季兰”。其实茶花也不能一味阴养,“万物生长靠太阳”,茶花也是“万物”之一,得有适当光照。但这“适当”就考水平了,什么叫适当?就像厨师做菜放油盐酱醋“少许”,一百个厨师就有一百种“少许”。茶花最好种在温暖和煦避风向阳处,光照不足茶花长势不好,开花也少。最重要的是盆土配置,以山上松林长年累积的腐殖土为好,也称“松毛土”,疏松、透气、滤水,腐熟的松毛不但让土壤松软,还含腐殖酸,有利茶花生长。

如果要茶花快长快大,不能让它由着性子开,得疏蕾。茶花每年仅发一次梢,三四月萌发嫩芽,所以要十分珍惜叶芽。每个花蕾下面都躲着一个叶芽,疏蕾时不小心会把弱小娇嫩的叶芽弄伤。如何疏?我有经验:用剪刀把花蕾剪去一部分,几天后它就枯萎掉落,这么做不会伤叶芽。

茶花花期很讨巧,盛花期在元旦和春节前后,给节日中的人们带来满心欢喜和满堂喜气。

茶花色彩非常丰富,有红、绿、白、黄、紫等,各色还有不同变化,如红色中就有大红、紫红、猩红、绯红、银红、桃红、金红、黑红等,其中又还有深浅浓淡之别;其他色也大抵如此;还有复色,即一朵花中红、白、紫等交错洇染,姹紫嫣红,极大满足人们不同的审美需求;即使白的吧,也白得那么纯洁,纤尘不染,状如初雪,如白衣白裙的女子,美得让人不忍逼视。

茶花开得很霸道,对此明末云南历史上最著名的艺术家高僧担当和尚赞道:“树头万朵齐吞火,残雪烧红半个天。”清代昆明现实主义诗人李于阳也这样说:“古来花事推南滇,曼陀罗树尤奇妍,拔地孤根耸十丈,威仪特整东风前,玛瑙攒成亿万朵,宝花烂漫烘晴天。”曼陀罗树是茶花的别称。茶花花朵也很霸气,大者花径七八寸,若中号瓷盘,小者也三两寸。尽管她热烈红火、汪洋恣肆、美艳异常,而给人的印象仍像我们云南女子:美丽大方,有的还带有一点点野性,但不轻浮妖冶。

茶花花期长,能从初冬开到春末,每朵花能开二十来天,一树十朵百朵,甚至千朵万朵开下来,花期达三五个月。丽江玉峰寺庙一棵500多年树龄的茶花,立春前后初放,立夏前后花尽,7个节令100多天开20多批,每批千余朵,“新花开时老花落,瘦红才罢嫩红来”,总共开两万余朵,称“万朵山茶”。宋代诗人陆游曾对茶花花期之长这样咏道:“东园三月雨兼风,桃李飘零扫地空。唯有山茶偏耐久,绿丛又放数枝红。”

我的茶花种得不算好,但也能该抽枝抽枝,该开花开花,红的红,粉的粉,白的白,紫的紫,一开两三个月,赏心悦目。

在古代诗人写茶花的无数诗词中,我喜欢明代诗人杨慎《滇南月节词·渔家傲》中的几句:“正月滇南春色早,山茶处处齐开了。艳李妖桃都压倒,妆点好,园林处处红云岛。”

我所在之地就位于滇南。